辦公室情慾

哎,早說啊,急死我了。我想想…這樣,我這條褲子你先穿著,現在到樓下的商場裡去買一套,甭管貴賤合身與否,先穿上再說,這是辦法一。

那、那辦法二呢?

辦法二就是,一會我洗完澡,然後我下去到商場,替你買一套衣服。但是先題條件是,我稍稍頓了一下,然後用手指了指她的胸、腰和臀,你得先告訴我尺寸。我有點故意地說。滾你的!甩了這句話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哎,鬧著玩的,別生氣,再說了,就這樣又能怎麼了,不行,今天就別上班了,反正你也不在乎那幾個錢!也不管她聽不聽得見,我在後面喊著。

關上門,鎖好了,這下可沒人能打擾我了,這得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有電話了。有電話了。有電話了。有電話了…我的手機沒完沒了的響著。

迷迷糊糊的拿想來,一看是她的號碼。

什麼事小姐?

經理,我請半天的假。還沒等我回話,她就掛機了。

再見到她的時候,是中午吃過午飯之後,一身淺藍色的制服,顯得一種獨特的俏麗。

下午把這個文件重新做一下,我聲音較高的命令道,等她過來拿文件的時候,我小聲地用只能是我們倆人能聽見的聲音說:換完了?

她眨了眨眼睛,像個沒事人一樣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

屋裡的空調還是那樣的時好時壞,我穿著我的那件充滿了汗味的T-Shirt ,實在是渾身的不舒服。

她可能也感覺到了,抬起頭來,充滿歉意的看了我一眼,一會隨手遞過來一張紙條,我把衣服洗完了就還給你,再一次的謝謝你。

我一時玩心又起,在那行字的下面寫道以身相許嗎?遞過去後,她飛快地在上面寫了幾個字,又傳了過來,我再看:你敢嗎?我做出驚嚇的樣子,她笑了,一臉的得意。我也笑了,一臉的無奈。

下班了,經理,你們今天看樣子還要再幹一個通宵了。我的同事在臨走的時候還不忘了揶揄我一下。

對,你要是看著眼紅,下次這種工作我一定跟領導說讓你來。我回了一句。

得,不敢,我還怕我們家的那位跟我急呢!還有,我哪天得問問你們家我嫂子,怎麼最近沒時間還是怎麼的,連我們經理的衣服都不給洗了,你這件破T-Shirt ,熏了我們一天了。

走你的吧,就沒有你夠不著的槽子。我嬉笑著罵著,瞥一眼她,像沒事人似的,眼睛盯著顯示屏,可是臉有點紅了。

…又快十二點了,這屋裡的空調看樣子是徹底的不行了。我悄悄的抬頭看了她一眼,汗水從她的臉頰不停地流下來,她也不停地用手帕擦著。

這樣吧,我先回到酒店去洗個澡,一會再回來,然後你再去,洗完澡你就別回來了,好嗎?剩下這點工作看樣子,再有一個多小時就結束了。

她抬起頭,看看我,小聲地說:行。

還有,關於我計算機裡的資料,你隨時都可以調出來,具體地點我也不多說了。你自己整吧,我一會就回來。看她一臉的疑惑,我不禁又問:還有什麼事嗎?

你…你早點回來,我…我…我害怕。

嗨!沒問題,再說了,你把辦公室門一鎖,除了我,誰能進來。好了,我先走了。這種熱天洗澡可真痛快,光著身子躺在床上,享受著空調的冷風,不由得愜意萬分。

壞了,我的硬盤中有我前幾天從網上整下來的成人電影,她不會那麼巧的就能看到吧!我不是正人君子,但我知道,在什麼都沒有的前提下,最好不要給一個女同事,尤其又是同在一個辦公室的女同志留下極為不好的印象!

趕緊回去,把她換回來,可千萬別整出別的景來。

走到辦公室的門口,不由得輕手輕腳,一種孩子的玩心由然而生。她在幹嘛呢,悄悄地走了我與她的隔斷中,偷偷地一看,不由得讓我目瞪口呆:我的這位女同事,已經脫掉了她的制服外套,僅穿了一件白色紋胸和淺黃色的三角內褲,可能是在我走後因為屋裡沒人想要涼快一些而顯得膽大一些,這還好說,更讓人受不了的是。她現在是在我的電腦前,腦袋上帶著耳機(怪不得我開門的時候沒有聽見),右手操作著鼠標,看著我電腦硬盤中的成人電影,雖然是背影,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左手正在撫摸著自己的乳房。

突然,我,一個男人的衝動,一個正常男人的衝動無法被我控制了,我這時就不是一個對下屬關懷,坐懷不亂的君子了。

我快步走到她身後,她好象在顯示屏上看到了我的身影,剛要轉身,我一下子從她的身後就抱住了她,兩隻手從她的乳房的下部伸了進去,推開她的紋胸,一手一隻攥著她的乳房,有力的揉著,我用我的嘴,親吻著她的肩膀、脖子、耳朵。

她躲閃著,身體不斷的扭動,想要從我的懷抱中脫開,不!不要,不要這樣。你別這樣,不要這樣。

可我必竟是個男人,一個在正常情況下就比她有勁的男人,更何況現在又是一個不正常的情況。

我的兩隻手搓揉她乳房的力量不斷的加大,也不知道是疼還是一種快感,從她的嘴裡出現了呻吟。我用左手繼續挫著她的右乳,而右手則開始向下,撫摸著她的小腹,別說,沒生孩子的女人的小腹就是平坦,比我們家那口子可好多了。感覺她好象沒有一開始的反抗那麼強烈了,身體也沒有那麼的強扭動了,腦袋向後仰,靠在我的左肩膀上,手也不推了,兩隻手只是象徵性的,放在我的手上,隨著我的手一起移動。

我親吻著她的耳朵,用舌頭輕輕的舔著她的耳垂和耳廓,左手不停地變換手法來撫摸她的兩隻乳房,時而將她的乳房整個握在手中,然後再使勁的握緊,時而用食指在其一個乳房的乳頭周圍畫著圈,刺激她的反應。時而又用拇指和食指分別捏住兩個乳頭,使勁的往一處捏。而右手則一直在她的小腹上移動著,慢慢地向下移動,伸到她的內褲中,輕輕的揉挫著她的陰毛,再往下,輕輕的摳著她的外陰。

啊…啊…別碰那,別碰那!她一連呻吟一邊拒絕。

為了不操之過急,我改變了我的方法,繼續用我的嘴親吻著她的脖子,左手不停地刺激她的乳房,而右手則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大腿,由外向內,由下至上,逐漸靠近她的陰部,隔著內褲,我已經感覺到因為興奮,她的陰部所向外散髮的熱量。

將我的大手一把按在她的陰部,啊。她的身體突然僵硬起來,一陣抖動之後,她又鬆軟了下來,而我的右手分明感覺到一種潮濕,一種粘呼呼的潮濕。

我一把把她扳過來,讓她面對著我,讓我親親你,好嗎?

她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微微地點點頭,又因為害羞,兩隻手一下子抱住了我,把臉藏在我的腦後。

我強制地把她的臉轉了過來,然後抬起她的兩隻胳膊,她也非常配合我的,脫下了她的紋胸。

好精緻的一對小乳房,絕對不如她穿上紋胸時顯得那麼大,我的手本來就不大,但我竟然能夠用一隻手握住她一隻全部的乳房。相對於那兩隻不大的乳房,她的乳頭倒是異常的大,乳暈很小,按照我對成人電影及A 4U 的照片的知識,這一對乳房應該是沒有被經常撫摸,但我可以肯定的說,她的這一對乳房,絕對是她的敏感區。

讓我更注意的是,她的右側的乳頭的上端,在我的近距離的觀察下,的確是有一個刺青,一個愛字,有我的拇指蓋大小,真不知道她當初怎麼能受得了刺青時的痛。

忍不住用舌頭舔一下那個刺青,我的估計是正確的,她的身體又是一個輕微的抖動,再舔一下,又抖動一下,真是讓我喜出忘外,我再舔一下她的乳頭,她居然控制不住自己,整個上身趴在我的身上,我抬起頭,輕輕地吻著她的耳垂,同時用我的兩隻手指輕輕的刮著她的一隻乳頭,輕輕地吻著她的嘴脣,她輕輕的躲閃著,似乎不願意讓我吻她的嘴,不吻就不吻,反正有很多地方等著我觸摸。

一下子把她抱起來,她右手勾住我的脖子,害羞地眼神讓我更是無法自製。我把她平放在辦公室的長條沙發上,而我則跪在她的側面。輕輕地,吻著她的兩只小乳房,左手還不時的刮一下她的乳頭,而右手始終在她的兩腿之間的游動,沒有碰她那個兩腿之間的神秘的部位。

她終於是控制不住自己了,發出一聲比一聲大的呻吟,我的嘴逐漸的往她的下身移去,左手還在把玩著她的兩隻小嫩乳,剛剛吻到她的肚臍,沒想到她居然身體又是一陣較劇烈的抖動,再一次的高潮了。

舒服嗎?我輕輕地問她。

嗯。她還是很害羞地回答。

再親你一下好嗎?

嗯。她害羞的把臉轉那另一邊。

我右手再一次的揉搓著她的那一對小巧的乳房,左手在她的脖子上輕輕的游動,用力的用舌頭挑動她的耳垂,她一副很受用的樣子,嗓子裡輕輕的發出呻吟聲,我的舌頭一點點的向下移動,用牙齒咬著她的兩小乳頭,同時把她的兩個小乳頭放在我的嘴裡,用舌頭連續的敲打,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

我抬起頭,偷偷地看她一眼,她閉著眼睛,很受用的享受著我的服務,感覺到我的停頓,睜開眼,發現我正在看著她,不好意思的用手捂住我的眼睛,我沒有理她,繼續舔她的小腹,她的呻吟有點控制不住似的。

我扶起她正坐起來,兩隻手在上面使勁的揉著她的乳頭,而我的嘴逐漸往下移,隔著她的內褲,用我的舌頭敲擊著她的外陰。

啊…啊…她的聲音是越來越大了,嚇得我趕緊停了下來,抬起頭,四周看了一下。實際上我們這間寫字樓在十六層,整個樓層中只有我們這個單位還有人,就是叫翻了天也沒有人聽到。

姑奶奶,你輕一點,不至於吧!我有點譏笑地說她。

你…你…你太厲害了,我受不了了。她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靠,不會吧,你老公沒和你這麼玩過。他從來不這樣,每次都是直接就來了,從來沒像這樣玩過。

哈,那你還想要嗎?

沒有說話,只是非常害羞地用手按住我的頭,死死地按在她的小腹上。

我在她的小腹上繼續我的舌功,兩隻手一使勁,將她的內褲一下子就脫到膝蓋處。

不要,不要在這裡。

我有點吃驚,她都這樣了還能保持清醒,看來有點小瞧她了。

…怎麼了?我小聲地問她。

不要在這裡,我…我有點不習慣。

我也有點清醒了,這時候,我的那種讓我歡喜讓我憂的理智戰勝了衝動。

要不這樣吧,我們還有一點工作,做完了再回去好嗎?

她點了點頭,但我還是從她的眼神中看出一點失望。

還想嗎?我問。

你呢?反問。

我一把將她抱起來,親吻著她的乳頭上的愛字。

先告訴我,為什麼會有這個刺青?

…不說,好,你可別後悔。說著話,我惡作劇一樣用牙使勁地咬了一下。

啊,輕點,疼。那你告訴我。

是我老公給刺的,他說只能讓他一個人看到。

靠,那我不也成了你的老公。

你壞!揚起粉拳,欲打我。

好了,趕快把這點活忙完吧,如果你真是還想的話,回酒店再說。我放下她,走回到計算機前。

回頭看了她一眼,她正在穿文胸,一把搶了過來,你就別穿了,我哪沒看到,一會就直接空著回去得了。

我不嘛,一股小女孩的樣子。過來搶文胸,我再一次的抱住她,吻著她的脖頸,她又再一次的癱在我的懷裡。

好了,聽話,就這一點了,做完了我再好好伺候你。

她非常乖巧地坐回到計算機旁邊,我抬頭看了她一眼,真是春光無限。兩隻小巧的乳房輕輕的下垂,乳頭上挺。

…最快的速度結束我們的工作。眼看著她穿上衣服,短裙,當然,文胸沒有給她,她也沒法來搶,因為我它放在我的褲襠裡了。

在走向電梯間的路上,我發現她走路的姿勢有點怪,問她怎麼了。都怪你,下面都濕透了,磨得難受。

那就脫了得了,省事了。這半夜的,又沒人看到。趁她沒反應過來,一把脫下她的內褲。她只是稍稍地反抗了一下,就順從了我。

剛關上酒店的房門,我就迫不及待地抱住她,她也非常配合地脫掉身上所有的累贅,我不住地吻著剛剛挖掘到的、她上身所有的敏感地帶,她也忘情的呻吟著。不經意之間,我發現她居然不知什麼時候把手伸進我的褲襠裡,握著我的陽物不停地套弄著。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