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情慾

坐在床尾,我把她抱到我的膝蓋上方坐著,兩隻手不停地撫摸著她的腰身的兩側,而我的舌頭也不停地吻著她的兩個小巧的乳頭,她用力地抱著我的頭,不停地呻吟著,身體也不停地抖動。

啊…啊…XX,我不行了,啊…啊…我突然一個機靈,不準叫我的名字。手不停地揉挫著她的乳頭。

啊…啊…那我叫你哥吧。啊…哥哥,我想要你,我想…要你!

現在就要,我還沒玩夠呢!

別…玩…了,求…你…了。

我把她平放在床上,藉著屋裡的燈光,看著她現在的樣子,真是騷得可以。

真該把公司的數碼拿來,把你現在的樣子拍下來。我呵呵地笑著。

啊…你壞…

我剛要脫我的褲子,發現褲子上陰濕了一大片,你看,我這條褲子明天可沒法穿了。

她稍稍抬起頭,看到了我褲子上的那一大片的陰濕,誰讓你這麼玩我呢,活該!

好啊你,膽敢這麼說我,看我怎麼收拾你。我一臉壞笑地說。用最快的速度脫掉我身上所有的覆蓋,把她臉朝外的按在床上,一下子趴在她的身上,直接就把我的嘴貼在她的下陰。

啊…她大聲地叫著,因為我的命根子堵住了她的嘴,我也沒聽出她要說什麼。

我的兩隻手用力的扒開她的兩條腿,拼命地用我的舌頭舔著她的兩片外陰,也聽不清她喊些什麼,只感覺到我的命根子在她的嘴邊,磨擦著她的臉。啊…啊…啊…我…來了。剛說完,我感覺到一大股液體撲面而來。

我抬起頭,看著她略顯潮紅的臉,因為興奮,正閉著眼睛享受著高潮後的回味。

走到床邊。和她並排躺下,右肘支承著身體,左手揉挫著她的小乳房,親吻著她的脖子,逐漸親到了她的小口,這回她到是沒有拒絕,並且主動把舌頭送到我的嘴裡,兩隻胳膊緊緊地抱著我的頭,好象怕我跑了一樣。

我的左手逐漸下移,經過她的小腹到達她的陰部,感覺上她的陰毛的稀少,並且很短,用兩隻手指翻開她的陰脣,中指一點一點地擠到她的小穴中,磨擦著她的陰道口的內壁,她忍不住的再次呻吟,兩隻手鬆開了對我腦袋的擁抱,右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陽具。

哎,你輕點,別握那麼緊。可能是因為過於興奮,她抓得我有點疼。

她睜開眼,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笑笑,把臉緊貼住我的胸口,一邊喘吸著一邊說:哥,你的嘴裡怎麼有股腥味?

你裝什麼糊塗,那是你自己的味道。

我自己的,一臉的不解,我哪有什麼味道?

我還真有點驚奇,她連這個都不知道?我有點不相信。左手的中指使勁的插了一下她的小穴,感覺到那裡的緊湊和潮濕。就是這裡,剛才你這裡噴出來的東西一半進了我的嘴裡,一半在我的臉上,沒想到,你居然是個會‘噴潮’的女人。

她抬起頭來,一種非常吃驚的感覺看著我,我…我哪裡是這個味道,我從來都不知道。你好象很特別喲,連這些最基本的做愛的知識都不懂,你和你們家的那口子都怎麼做的?我有點好奇地問道。

他,他每次都很直接,從來也沒有象你這樣,都是一下子就進去了,哪像你這麼玩我。那你們在這樣之前就沒看過什麼教材或者是三級片,看也看會了。

他看沒看我不知道,我可是一個好女孩,從來不看那些東西。

好女孩,…我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你壞。還不是你害的我。抬起胳膊,輕輕地打了我一下。

是,是怪我。但,誰又讓你每次總是讓我對你有想法呢。我笑笑地反詰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她低著頭,在我耳邊細語,到這個單位和你在一起工作,就覺得你是一個可以讓我依賴的人,那種感覺,比我和他在一起的感覺都強烈。總是想和你在一起,可我又覺得那樣不對,對不起他。卻又控制不住自己。

我抬起她的頭,看著她眼裡透出來的真情,真是感動,我輕輕吻了她一下,算是回應她的感動。我也不知道是怎麼樣吸引她的,我只知道今天純粹是我的一種衝動,如果以前有這種想法,那也只能是心裡的一轉瞬。

我原以為我是一個能忍得住的人,她繼續說,自從他走了之後,我電視不敢看愛情的,電影根本就不看,就連以前願意看的言情小說我都不看了,我怕我受不了,洗澡都不敢仔細地洗,就怕碰到那裡受不了。我以為我能扛得住,但自從那一天看到你的計算機之後,我知道我的一切都白廢了。

我的計算機?怎麼回事,說說。我很吃驚地看著她,但美人在懷,豈能因講話而錯過,立起身來,親著她的小嫩乳,左手繼續摳著她的小穴。

啊…她勾魂地呻吟了一下,有一天你下午和部長出去辦公,啊…我正好要查一下你的電腦中的資料,啊,啊好舒服,無意間發現你的播放器還在工作,我就…啊啊啊,啊…阿…

我正聽得入迷,突然中斷了,不禁心急,抬頭看了她一眼,繼續說啊,別停,我們兩不耽誤。

你…好壞啊…你…這樣做,讓我…怎麼說啊…。

那就啥也別說了,先辦一把正事要緊。把她放平,分開兩腿,跪在她兩腿之間,手扶著我的陽具,找準了洞口,滋的一聲衝了進去。

啊…輕點,疼…啊…啊。

可能是太長時間沒做愛了,或者說她天生就是一個陰道狹窄的女人,插進去時感覺真的很舒服,很緊,包著我的陽具,我看著她的臉,由一開始的痛苦變成了享受,微閉著眼睛,體會著長時間乾旱後的滋潤。

也可能是這麼多天來沒有吃著腥的原因,再加上是第一次偷情,在做了幾次活塞運動之後,一種快感後的衝動不由得隨著後背上升,連忙把陽具從她的小穴中拔了出來。

她正在享受著,突然沒了那種被充實的感覺,一種失落感分毫不差的體現在她的臉上。睜開眼,疑問地看著我,我沒有說話,只是把兩隻手掐在陽具根部,抬起頭,深深地舒了一口氣,低下頭,看準了目標,再次把我的陽具送了進去。

說實話,我很羡慕那些在各類色文中所看到的把一個男人描寫的像種馬一樣的男人的陽具,那些描寫中無一不是寫得個個粗如棒球棍,長如■面杖,可以達到幾千幾萬次不射。

可我的不行,從一開始由處男變成男人那天我就知道我不行,所以婚後我就拼了命的找一些諸如如何做好前戲、如何讓自己的女人更愛自己之類的文章取經,然後再用到我老婆身上,並且效果相當驚人。每次在與我老婆求歡後看到她躺在床上那種要死要活的樣子,我就有一種成就感。

今天可能是一種緊張,一種第一次偷情的緊張,再加上第一次接觸除了我老婆之外的女人的陰道,有一種新婚的感覺,(後來問了一下身邊的狼友,幾乎眾口一辭地說第一次剛進去不久就丟盔棄甲)所以沒有更好的控制住自己。

稍作控制後的陽具可能已經適應了這個從來就沒有見過的環境,開始在我的操作下漸漸地發揮出以前訓練時所體現的神勇來。因為知道她老公有相當長時間沒有與她做過了,所以成心有點想給她留點紀念的想法。

我趴在她的身上,時而一陣暴風驟雨一樣地狂乾,時而又是和風細雨地輕輕地抽送,並且當我有控制不住的衝動的時候,又把陽具拔出來,用手指輕輕地摳著她的小穴,再同時輕輕地咬著她的乳頭。

啊…啊…她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大,哥,哥哥…我…我…

終於,這種高潮之後的衝動無法也不想再控制了,這時,我還保留著一點理智,那就是不能讓她被種上地的理智,現在想來,當時倒不全是為了她好,主要是怕一旦出現這種後果,我也沒辦法向我老婆解釋。可就在我想要拔出來的一瞬間,她居然兩隻手死死地按住我的屁股,在十幾下的抖動之後,我的幾千萬個子孫們歡快地在她的陰道裡衝向終點。

抬起頭看著她一臉的興奮,似乎還沉浸在剛才的高潮中,我不知說什麼好。

你…哪一天的例假?啊…她呻吟著,剛過去一周,

天哪,前七後八,也不是特別的安全。

她一把將我抱住,臉死死地貼在我的胸膛,喘著氣,什麼也有說。我也沒有力氣了,右手從她的脖子穿過去,撫在她汗漬漬的後背上,左手輕輕的掐著她的乳頭。就這麼互相抱著,沒有什麼話可說。

迷糊中,感覺她輕輕地吻著我的乳頭,右手握住我的兩個卵蛋把玩,捉狹地使勁的捏了幾下,我偷偷睜開眼,看著她的舉動,沒有出聲。

我的陽具在她的套弄下又充滿霸氣的一柱沖天,她好象出乎意料的樣子,偷偷地抬眼看了我一下,我趕緊閉上雙眼,她好像沒有發覺,低下頭,用舌頭舔了一下我的龜頭,受到刺激的寶貝比剛才更加的自豪。我假裝不知道的翻個身,平躺在床上,好讓她更方便的撫摸著我的寶貝。

她順勢趴在我的身上,背朝著我,撅著小巧的屁股,兩隻小手撫弄著我的陽具,時不時地用她的小櫻口品弄著,兩隻小手笨拙地套弄著,一會,左手撫摸著自己的乳頭,整個一副在成人電影中看到的自力更生的表情。

我的陽具有一種與以前不同的感覺,那種說不上的感覺包圍著我的陽具,那種舒服是我以前從來就沒有感受過的,如果非要我形容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字,爽。

我一把將她屁股抱到我的身上,她啊地一聲,剛要回頭,我左手按住了她的頭,沒有讓她離開她的陣地,把她的屁股放到我的臉上,她的小穴正對我的嘴,伸出舌頭,對著她的粉紅色的嫩肉開始我新一輪的戰鬥。

我輕咬著她小穴外側的兩片小肉,舌頭使勁地伸到陰道中去,右手揉挫她的兩隻乳房,屁股微微地抬起,讓我的陽具盡量伸進她的小嘴中,也不知道過了幾個回合,當她下面的陰精若干次的噴濕我的臉的時候,我的陽具也在她的嘴裡爆發了。

唔…唔…她嗆得咳嗽起來,轉過頭來,嘴角處掛著乳白色的精液,喘了幾口氣,一臉怒氣地說:哥,你怎麼…怎麼能…我…我從來就沒有…

我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剛才是我控制不住,而且也有捉弄她的成分,但還是有一種對不起她的感覺。

不好意思,我也是控制不住我自己了…不過,你也是噴了我一臉。一把將她抱在我的懷裡,親吻著她的小乳房,也順便把我臉上的,嘴裡的陰液都清理一下。右手也從她的平坦的小腹逐漸移動到她的小穴上。

她抱住我的頭,身體自然的躬向我身上,嘴裡不自然的呻吟著。

我抬起頭,再一次吻著她的嘴脣,她伸出她的小舌頭,在我的嘴裡打著圈。看得出,她連接吻都不是特別的熟練。估計是和她老公離開時間較長有一定的關系。我的手指使勁的摳著她的小穴,開始是一隻食指,再後來是兩隻手指,再後來就是三隻,並且時不時的向上挑一下。

她突然坐在我身上,把我的手從她的小穴中拿出來,笨笨地把我的處在半軟不硬的陽具一點一點的塞進她的小穴中,啊的一聲再一次的趴在我身上,而我則一動不動的躺著,一隻手撫摸著她的乳房,另一隻手則有力無力的掐著她的小屁股。

我的陽具在她那個溫暖、濕熱、緊湊的小穴中一點一點地恢復著知覺,讓我納悶的是其二次成材的速度比之以往要快得離譜,但不管如何,成材了總比半吊子強。

過了一會兒,她抬起頭,閉著眼睛,兩隻手撐在我的身旁,稍稍抬起屁股,再放下,再抬起,再放下,隨著陽具的每一次的進入,她的嘴裡都有節奏的發出啊…啊的聲音。

我饒有興趣地看著她,結婚近十載,雖然,每次和我老婆也玩一些不同的花樣,雖然也有一些不同的感受,但從來沒有象這次這樣有一種特殊的感覺,雖然各類色文讀過不少,也知道什麼女人的所謂名器,但那些名器用在我老婆身上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可此時,我甯願相信我身上的這個小女人的確是懷揣名器,因為我的陽具總是感受到一種被吸吮的感覺,而我更加可以分明的感覺到的是她的陰水正在源源不斷地順著我的那根細棍往下流淌,而她每一次的下落,伴隨著一遍又一遍的咕嘰咕嘰聲和我無法準確形容的類似於重物砸向水面的聲音,聽著就有一種快感。

終於,她啊的一聲長叫,癱在我身上,而我由於過於關注她的表情和享受那種聲音,根本就沒有想要射出的衝動,乾脆就抱著她的小屁股,在她的身下費力的做著抽插,她似乎已經沒有什麼知覺,任憑著我的動作幅度逐漸增大,頻率不斷加快,最後,我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衝動,把我的所有的精華再一次的送到她的身體裡去。然後就昏昏然的睡著了。

當我再一次的清醒的時候,發現整個房間裡就只有我一個人,四下裡一看,她的衣服還在,仔細一聽,衛生間裡傳來水聲。

我下了床,走到衛生間的門前,喊了一聲我進來了,就往裡面走,推開門,霧氣騰騰的衛生間裡,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站在蓮蓬頭的下面,閉著眼睛,頭微微抬起,好像在享受著水流敲打皮膚的刺激。

略黑的皮膚在這個略顯黑暗的小屋內倒是讓人感覺到一種明顯的反差,小巧的乳房微微上挺,熱水順著她平坦的小腹滑向她的下陰,倒是把她的陰毛梳理的整齊劃一,雖然身材不高,但是她的小腿倒是筆直,兩腿微微併攏,兩腿之間的間隙估計無法容納下一隻手掌。

我走過去,抱緊她,兩隻手分別停留在她的後背和兩片柔軟的屁股上,她同樣也抱緊我,兩隻手緊緊的摟住我的脖子,腦袋緊貼在我的胸前,互相都沒有什麼話,默默的站著,任憑著熱水敲打著我們的身體。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們倆同時抬起頭,她沒有說什麼話,只是用右手輕輕在我的左胸上劃著圈。

我關掉蓮蓬頭的開關,隨手拿起洗浴液,直接倒在她的後背上,用手輕輕地將洗浴液涂沫在她後背的每一個角落,由上而下,當抹到她的屁股的時候,手指頭在她的菊花處稍作停留,她的身體微微的顫了一下,把我推開,略帶怒氣地看著我。轉過身子,用一個沾滿的洗浴液的毛巾溫柔地擦著我的身體,由上而下,當擦到我的陽具的時候,抬頭再一次地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把我的陽具從裡到外的仔細的擦個乾淨。

我感受著她對我的溫柔,並也用手把她後背的洗浴液一點一點的往她的身前平攤,由上而下的,一點一點的,輕輕的掠過她的乳房,劃過她的乳溝,劃過她的小腹,劃過她的黑中略顯微黃的山谷。她的身體再次的抖動著,直到清水衝掉我倆身上所有的泡沫。

回到房間,我習慣性地先把中央空調給關掉,她愣愣神,眼睛裡流露出對我剛才舉動的感激。

兩個人此時的坦誠相對似乎都有點不好意思,轉過身來,各自做著想要做的事情,而此時,我除了把衣服穿上好像還真沒別的事可做。

突然間我有一種連我自己都覺得好笑的羞澀感,長這麼大,除了我媽和我老婆,我還真沒有在異性跟前一絲不掛地穿衣服。低著頭,穿上衣褲,坐在床頭,斜靠在墻邊,看著她,不說一句話。

她背著我,站在房間裡的梳裝台前,甩甩頭髮,用梳子自上而下的梳理著她齊肩的長髮,從梳妝檯的鏡子中,我能看到她胸前的兩個小乳房隨著她的身體的擺動而顫動著。

她好像沒有什麼不好意思,完全當我不存在,自顧自的梳理著頭髮,然後用毛巾將頭髮包起來,轉過頭來瞥我一眼,非常自然的拿起一件浴衣,圍在乳房地上方,坐在另一張床的床頭上,兩隻手放在她赤裸的膝蓋上,睜大眼睛看著我,也同樣什麼也不說。

咳…長時間的沉默,我終于先打開話題。蓋個毯子吧,別凍著。

她看了我一眼,似乎同意了我的建議,起身,回身把床上的毯子放開,稍稍停頓了一下,背著我,放開身上的浴巾,赤裸地鑽進毯子中,躺在床上看著我,把手伸了出來,拉著我的手,示意我坐到她的身邊。

我挪過去,左手拉著她的手,右手伸到毯子裡,準確地找到她的小嫩乳,輕輕的捏著小乳頭。她抬頭看了我一眼,沒有反對,閉上眼睛好像在繼續享受著。

剛才也算是瘋夠了,不早了,你先休息一下,一會還得上班呢!我說。

她睜開眼看了我一下,用一種小女孩特有的口氣說:我不嘛,我想讓你陪我。

你還沒痛快嗎?我可不行了。我用開玩笑的口氣說。

都怪你,她嬌嗔地小聲地說,我以為我能守住一個女人的貞節,我都守了三四個月了,沒想到…哎,命裡註定。隔著褲子又掐了一下我的陽具。

哎喲,疼,別掐。我裝模作樣的喊了一下。對了,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你問吧。她抬起頭,疑惑的看著我。

我和你先生比較,誰能讓你滿意?可能所有的男人都有這樣的疑問。

她看著我,想了一會,臉稍稍地紅了,他的比你粗,比你長,但你比他會做。

說仔細點。我有點打破砂鍋的意思。

每次他想要的時候,都是隻親親我的嘴,然後就直接進來了,開始我很不習慣,因為每次都有點疼,可是後來卻很舒服,因為他的時間比你長。可你就不一樣了,剛才在辦公室裡,你親的我好舒服好舒服,而且他從來都不那樣做。這也是後來為什麼在辦公室裡我沒有反對你那樣對我,因為我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那麼溫柔,那麼體貼。她滿臉羞澀的把頭埋在我的懷裡。

我右手在她光滑的後背上來回的游動,左手繼續挫揉她胸前那兩隻小嫩肉。

還有,你是怎麼看到我的計算機裡的東西的?這點疑問,我必須要搞清楚。

還說呢,如果不是看到你的機器裡那些東西,我可能還不會這樣。她佯裝生氣的說,有一天,你和郭部長(筆者注:是我的直接領導,營銷管理部部長,當初一起趴在陽台上對著美女吹口哨的損友)出去辦事,我正好要查一個資料,可你的計算機裡的播放器沒關,我本想替你關了,可一打開居然是那樣…的鏡頭,嚇了我一跳,我趕忙把它關掉,可又忍不住想看看,所以…

所以,以後只要我不在辦公室,你就偷看是嗎!我接過話頭說。

討厭了你。她害羞的打了我一下。

我再猜一下,你剛才給我做的口交是不是也從那裡學的!我接著說。

她沒有回答,但從她的表情上我已經得到了答案。我…我也問你一個問題,行嗎?她小聲地說。

你問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告訴你。

我…我和…和嫂子比,誰好?

什麼意思,比什麼?我有點沒聽明白她的意思。

就是…就是那個了,你知道什麼意思。她的那種害羞的確讓我忍俊不止。

啊,我知道了,原來我以為就只有我們男人願意比較呢,原來你們女人也一樣。我小聲地笑了起來,而她可能是因為我明白了她的想法而略帶生氣地隔著褲子掐了一下我的陽具。

怎麼說,你才能聽懂呢,你和她不一樣,因為她生過孩子,而你沒有,所以,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明白!她很乾脆的回答,一臉的疑惑。

那等你長大就明白了,我現在告訴你你印象不深。我也不清楚為什麼不好意思把這話給她解釋清楚,可能是想讓她保持住她那份讓我喜歡的純真吧。

她看著我,似乎在想著我剛才的那句話的意思,可能是怎麼想也不明白,於是說:我們…我們都這樣了,你都不跟我說真心話。哎…你讓我怎麼說呢,你不能讓我對你進行性知識教育吧,有空你上網去看吧,那裡什麼都有。我搪塞著。

哼,你們男人都一樣,沒有一個人說實話。她假裝生氣,把胳膊縮回到毯子裡。不過我想要告訴你一句我的心裡話,她小聲地說,剛才和你那樣,我真的感覺到什麼叫做愛了,真的很舒服。我不知道我們以後是否還能…但這次肯定會讓我忘不了。說真心話。哎…你讓我怎麼說呢,你不能讓我對你進行性知識教育吧,有空你上網去看吧,那裡什麼都有。我搪塞著。哼,你們男人都一樣,沒有一個人說實話。她假裝生氣,把胳膊縮回到毯子裡。

不過我想要告訴你一句我的心裡話,她小聲地說,剛才和你那樣,我真的感覺到什麼叫做愛了,真的很舒服。我不知道我們以後是否還能…但這次肯定會讓我忘不了。

頁: 1 2 3